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公告 > 行业新闻
【药研新闻】医药产业转型升级在即,原料药成为群雄争霸关键
发表于:2019-03-26 浏览:800

前   言


近年来,医药产业转型升级的引导和宣传铺天盖地,原料药-仿制药-创新药的路线图被清晰地规划出来,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加快药品审评审批等政策更是使下游的制剂行业成为产业链发展重心。产业内似乎弥漫着一种欠考虑的、不够理性的认识,认为处于上游、门槛较低、能耗较大、产能过剩、科技含量和附加值较低的原料药成为了我国医药产业可以放弃的、未来注定要转移出去的低端领域,本土的原料药生产不再重要,中国未来也将像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一样,成为原料药的进口国。


实际上,我国原料药产业的集约化优势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目前面临的一些困境与瓶颈也是发展中必然要经历的蜕变,长期来看原料药在我国医药产业链中的重要地位不仅不会衰落,反而会越发凸显。


微信图片_20190402112544.jpg


成本:带量采购成本控制是关键


4+7带量采购压低了我国仿制药价格,其他省市与4+7地区实现价格联动是大概率事件。我国仿制药开始进入价格与国际接轨时代,带量采购药品中标价接近甚至低于美国市场同种仿制药。如何在保证优质低价的同时保持盈利,使企业有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是4+7中标企业,也是所有仿制药企业都要即刻面对的问题。


20190402160465.jpg


原料药,作为仿制药生产过程中成本占比最大的一环,是仿制药企业参与集中采购进行价格竞争必须考虑的关键因素,也给了多数4+7中标企业大幅降低报价的信心。在一致性评价对仿制药工艺和质量要求趋于一致的情况下,原料自供和规模化生产是企业控制成本应该优先考虑的方向。


如果仿制药企业拥有原料药优势,那么就意味着有了一张竞争的王牌,能够在采购议价中让出更多利润空间,以获得更多采购量和市场份额,制剂销量的增加既能提升企业制剂生产线的开工率,又能间接提升原料药生产线的使用效率,进而摊低原料药和仿制药生产的固定成本。成本的降低又能反向增加产品的利润空间,使企业让出的盈利得到一定回补。


微信图片_20190402112556.jpg


例如浙江华海药业,是国内乃至全球主要的沙坦类、普利类原料药供应商,其原料药不仅满足美国、欧盟等的药典标准,拿到了欧盟CEP证书或美国DMF文号,具有较强质量优势,还因为生产规模大而获得了成本优势,依托于该优势其在厄贝沙坦片、赖诺普利片、盐酸帕罗西汀片等产品的国内带量采购上都报出了有竞争力的价格;成都倍特药业中标的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和头孢呋辛酯片,原料药由其子公司四川仁安药业生产;正大天晴药业集团虽然不少原料药来自于采购,但其中标的恩替卡韦片所用原料药则是由其全资子公司润众药业保障供应的;其他在带量采购中中标的企业也大都有自己的原料药生产基地。


不光是如今的带量采购,在之前的挂网招标采购中,企业为中标而报出低价,低盈利或不盈利使中标企业对原料药价格波动的承受能力很差,一旦原料药价格过高,企业很可能无法维持供货,不供货则会对企业参与下一轮招标工作产生不利影响。2018年底,辽宁、宁夏、山西、内蒙古等先后出现几十上百种申请撤销挂网药品,原因多与原料药价格上涨,制剂生产成本无法控制有关。


微信图片_20190402112559.jpg


安全:关联审评捆绑管理


2017年底,我国开始实行原料药、药用辅料、药包材与制剂一并审评审批,目前已一年有余。截止2019年3月5日,CDE官网公布的2929个原料药登记信息中,有180个被已上市成药制剂所关联,其中包含58个进口原料药,关联审评工作取得了一定进展。


实际上,关联审评的目的除了加快我国药品监管与国际接轨步伐、节省审评资源、降低对制药行业的行政限制、加强技术要求以外,最重要的是强调原、辅、包企业与制剂企业应在药品生产中相互依存,互相监管,并在医药产业链中勇于承担各自的责任,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制剂企业需要上游原料药厂商的授权使用、质量保障和持续稳定供应,原料药企业也需要与下游制剂厂商合作进行申报并获得采购订单,原料药企业和制剂企业有一定程度的绑定,原料药企业对于终端制剂的质量也负有责任。


当然,原料药企业可以供应多个制剂厂商,制剂企业也可以关联多个原料药供应商,原料药企业在供应链市场不再缺乏话语权,而是有了较大的选择权。近年来国内市场出现的原料药垄断控销现象对下游制剂厂商造成了较大打击,关联审评能使原料药和制剂企业在事前互相遴选,建立牢固的、长期的合作关系,一定程度上规避原料药企业单方面违约行为。对于自建原料药生产线的制剂企业,则可以直接关联审评,而不必对原料药进行登记,减少了一些程序。


微信图片_20190402112601.jpg


质量:更高的原料药质控要求


我国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目标直指原研药替代,但政策实行进度较慢,目前只有180余个药品品规已经通过或视同通过一致性评价,而仅口服固体制剂一致性评价工作涉及到的批准文号就有17740个。细究仿制药难以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原因,关键在于原料质量和处方工艺是否符合要求。


原料药则是所有制药原料中的重中之重,原料药的纯度、杂质、稳定性、手性、晶型、粒径等都会影响最终仿制药的质量。所以,寻求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制剂厂商都会精心甄选原料药供应商,一旦选定,将会是长期的、稳定的合作关系。通过一致性评价后,新增或变更原料药供应商对制剂厂商而言或许是一个灾难,口服固体制剂很可能需要重新做BE试验,注射粉针类制剂受原料药影响很大,变更原料药来源几乎意味着一致性评价要重做。当然,原料药企业也面临着机遇与挑战,提高原料药质量、做好原料药质控是获得制剂厂商采购订单的前提。


据悉,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即将于年内在全国推行。该制度虽然将药品上市与生产作了分离,但许可持有人的责任是全面的,即对药品研发、临床试验、生产制造、销售配送等药品全生命周期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其中也包括对生产制剂所选用的原料药质量负责。许可持有人要把控质量规避风险,得先从上游入手,遴选合格的原料药供应商,再委托给制剂代工厂进行生产,并对该过程进行持续的监督管理。原料药企业应遵守供货合同约定,提供质量合格的原料药。


微信图片_20190402112603.jpg


进口:并非最终解决方案


随着国内药品监管趋严推升了对进口优质原料药的需求、供应不稳定导致企业寻求原料药进口替代、多项利好政策出台降低了原料药的进口门槛,关注国外原料药来源的企业越来越多,尤其是来自于印度的原料药受到了我国企业的青睐。根据统计,2018年我国共有6616家企业经营有原料药进口业务,比2017年增加147家,比2016年增加319家;从印度进口的原料药金额达到5.62亿美元,同比增长10.85%,比2016年增长39.45%。


不可否认,相比我国,印度原料药有些独特的竞争优势,例如法规体系与西方更接轨、环保成本相对较低、政府扶持力度较大等。此外,印度医药行业协会话语权较大,政府不能随便让原料药工厂停产,供应相对稳定。政治上西方人也更愿意扶持印度,印度在原料药供应链上的地位将提升。近年来,莫迪的“印度制造”计划在原料药领域有所体现,印度越来越多的药企开始将产业链向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延伸,这一方面是成本和监管前移要求,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减轻对中国原料药的依赖。印度正在减小与中国在原料药领域的差距,我国生产原料药的综合成本比较优势在逐渐缩小。


微信图片_20190402112606.jpg


我国制剂企业考虑使用印度原料药,大都不是因为印度原料药质量更优,更多的是出于无奈。我国原料药拥有上下游产业链优势,上有强大的基础化工和精细化工产业打基础,下有众多的终端制剂企业保需求;国内CDMO公司很多,培养了大批技术人才,可以定制种类繁多的原料药,能满足新药研发的需求;国内市场透明度较高,审计成本较低,上下游沟通更便利。但是,由于近年来政策调整造成部分原料药产能优势丧失,垄断控销导致市场形势莫测,监管趋严导致有些原料药品质不再满足要求,我国制剂企业不得不将部分原料药采购视线转向境外,印度因而成为一个重要的采购来源地。


从供应安全角度来说,完全依赖进口存在较大风险。一旦出现供应商提价、货物质量问题、供应国政局变动、贸易政策变化等情况,原料药进口过程很容易受到影响。因此,依赖进口并不是制剂企业解决上游原料药供应问题的终极方案,境外原料药供应商更适合作为第二或第三供应来源,首选来源还是应该在国内。只有需求量小、国内缺乏供应或质量不满足要求的原料药,短时间内可以依赖进口,长期来看还是要在国内想办法。


微信图片_20190402112608.jpg


上游:企业布局原料药生产


在医药产业转型升级不断深化的背景下,很多企业将产业链从原料药延伸到制剂领域,例如已经成功转型的海正药业、石药集团,正在转型路上的天药药业、江北药业等。也有不少制剂企业更重视上游供应链安全和维持竞争力,纷纷布局原料药生产,积极抢占产业链要素。


微信图片_20190402112610.jpg


有的自建原料药生产基地,例如北京嘉林在其首仿药阿乐上市多年后,在天津武清开发区兴建了阿托伐他汀钙原料药的生产基地;去年复星医药控股子公司重庆药友拟投资10亿元在湖南常德打造原料药国际化产业基地,为药友及集团公司供应高品质原料药;悦康药业早在多年前就开始布局原料药,其在安徽太和和河南项城有两家原料药生产基地,解决集团的部分原料药供应问题。


有的通过投资收购获得和提升原料药生产能力,例如亚宝药业收购清松制药75%股权,获得了其原料药和中间体的研发和生产能力,确保公司产业链上下游发挥协同作用;东诚药业收购中泰生物制品有限公司70%股权,实现原料的低成本采购和全球化协同。


20190402117218.jpg


结语


转型升级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将低端产业转移出去,将多余产能淘汰掉,上游企业全往下游发展。无论是从上游发展到下游,还是从下游反控上游,甚至一直在上游行业中精耕细作,都可以实现转型升级。对于原料药企业而言,不断研发扩展产品线,积极投入技术创新与工艺改造,提高产品科技含量与附加值,使生产过程更加绿色和效益,增强在细分领域话语权,同样能够实现转型升级,并在医药产业链和市场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文章来源: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


20181225100139.jpg



电话:1581050900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腾世纪总部公园H座13A-C
邮箱:szhang@indoocro.com
公众号:铭研医药
微信客服:canbigou
Copyright©2018 Beijing Health China Medical Research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10808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