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公告 > 药物分析
【药研分析】99个关于色谱柱的问题解答!你关心的的都在这里了!(四)
发表于:2019-05-27 浏览:364

  71、色谱柱的接头,出口处用的是peek接头,请问都用peek接头不行么,为什么?

  答:都用PEEK接头我认为都可以的,当然PEEK接头的质量要过关。有人认为PEEK接头不耐压,估计是针对品质不好的产品说的。


  72、我们的液相,为了节约成本我们自己填保护柱,用废的同型号柱子填。但填完以后做标样定量分析有所改变。请问其原因。

  答:不建议自己填保护柱柱芯,填得不好的柱芯会影响分离效果,也会影响定量分析结果。你不知道废柱子里的填料是不是受了污染,另外你填的柱芯肯定没有厂商填得好,如果影响到峰形,峰面积积分结果有所改变是可能的。


  73、请问怎么测柱效?柱子填料是SinoChrom ODS-BP 5um ,规格4.6mm*200mm

  答:测定柱效不同公司不一样,有用甲苯,也有用萘的。一般柱子里面有检测报告,你按照报告里的方法做一遍就可以。


  74、我用苯试了一下,峰性大大好,但是不知道理论塔板数,不知道怎么评价,感觉不大好,对称性不好,有点前延,柱子才用了四个月,是什么原因呢?是不是塌陷了呢?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吗?

  答:用了四个月峰形拖尾是很正常的,需要维护清洗一下色谱柱以清除引起拖尾的柱头污染。如果柱头塌陷,则不好办,从其它废柱子里取点填料填补塌陷,可以一试,但效果不一定好。色谱柱是耗材,测定进样针数如果达到500以上了,也算是物有所值,物尽其用了,报废了也不可惜。


  75、流动相里之前有酸的,做完后单纯用乙腈冲洗,能把酸冲洗干净吗?之前他们是这样冲的,现在怀疑柱子塌陷了,会不会是长时间在酸性环境中造成的呢?

  答:流动相里有酸,应该先用纯水或80:20的水/乙腈溶剂冲洗吧。如果一直在酸性环境,固定相容易流失,造成保留时间前移和其它色谱性能下降。


  76、我前一段时间做三聚氰胺用C18色谱响应值很小,几乎无法检测,可是检测标准就是用的C18,后来我用RP18结果响应值很好,不知道什么原因,请问这两个柱子不都是反相色谱柱么?他俩之间有什么不同?

  答:RP18就是C18吧,不过C18柱之间也有区别,测定三聚氰胺一般要用极性比较大的水性C18柱。


  77、磺化交联的苯乙烯-二乙烯基共聚物为填充剂的色谱柱在储存过程未注意放在冰箱中,导致发霉后,柱效急剧下降,能何种方法将此色谱柱修复好?

  答:聚合物柱子因为不怕酸碱,就直接用强酸强碱清洗。如果是H型,用1M硫酸冲洗;如果是Ca型,可以先用1M硫酸冲洗,再用EDTA钙盐转换回Ca型柱;如果是中性的聚合物反相柱,直接用1M的NaOH冲洗。


  78、我有一个标准的稳定性检测分析方法它是建立在某一供应商的碳18柱上我知道有另一个厂家生产同样的碳18柱但价钱是它的一半如果我更换柱子会不会影响到分析方法

  答:要看这一分析方法的具体要求。如果方法中有说明“使用某一色谱柱或与其同样的柱子,”那么,就可以使用别的柱子来替换。但要注意,不能光看一个柱子标为碳18柱,或是其宣传等价于某某柱,就认为该柱适用于所有方法。必须要验证色谱柱的等价性。

  我们需要考查使用新柱子时,系统适应性是否可以通过验证。如果可以获得系统适用性测试中所要求的保留值,分离度以及其它参数等,就可以使用该柱。推荐使用系统适用性测试样品以及其它的典型样品来进行考查,以保证杂质和降解物在正确的保留时间出峰并给出正确的浓度响应;并且在新柱子上获得的分析结果要等价于在原柱子上的结果。


  79、请问我做一种药的分析查美国药典规定使用100mm×40mm8μm的色谱柱流速3mLmin可现在市场上已不容易找到这种规格的产品于是我按USP中色谱柱比较的数据库的指引选了一款选择性一致的等价色谱柱其规格是100mm×46mm3μm的色谱柱当选用3mLmin的流速时发现柱压超高请问我如何对方法进行调整以满足USP的要求?

  答:流速调整原则是流动相通过柱子的线速度一致,等价柱的截面积大了,流速也应增加才能保持相同的线速度。新流速计算结果是:(4.6/4.0)2x3.0=4.0ml/min。但3ml/min流速都已导致柱压太高,4.0ml/min明显不行。好在USP还有个允许±50%的流速调整指导原则,这样将流速调至2.0ml/min既符合USP规定,又能使柱压降到可接受的范围,但这种改变不能引起其它不好后果。

  这个例子中,等度分析中,流速改变会引起塔板数和峰宽的改变,但不会影响峰的选择性。3um粒径色谱柱柱效比8um的高很多,可考虑缩短柱长以补偿或部分补偿流速降低造成的测定时间增加。所以,更佳选择是50 mm ×4.6 mm, 3μm的柱子,2.0ml/min的流速运行,可以在符合USP规定的情况下,又得到更快速的测定分离。


  80、最近我非常的沮丧,按照药典上的色谱条件和方法做某药物的分析,却始终得不到满意的结果。有人建议我对色谱条件,如进样量、流动相pH和温度等,进行微调以得到良好的峰形和分离效果,可按公司规定我不能这样做,怎么办?

  答:如果你心里老有这个思维定势“按规定,我不能......”,然后什么也不敢做,那真是不好办!只有去做了,去试着改变条件看看得到什么结果,你才能发现问题所在。如果改变条件后,仍得不到好结果,就要去找色谱条件以外的原因,如色谱柱、色谱仪器以及样品和制样过程中的是否存在问题?不管通过微调你是否取得了好结果,你也有了向领导汇报问题和解决方案的依据。

  而且,绝对不能调整药典规定色谱条件的说法通常是不对的。美国药典USP说的是如果改变药典方法需要重新做方法验证,但方法调整或者称微调以符合系统适应性的要求是允许的,是不需要重新做方法验证的。USP列了调整的几条指导原则,如±50%的流速调整,±10 °C的温度调节等等(详见"Chapter 621,Chromatography," United States Pharmacopeia No. 31-NF 26, (2008).)。当然既然是指导原则,这些规定都不是绝对的,如温度调整±10 °C,对有些方法适用,对另外的方法则±5 °C的调整都会有问题,我们应该依据具体情况作出明智的科学判断。


  81、请问下HibarRT250-4这个柱子很特殊么?为什么很多药典中的药物分离都用它做柱子,因为才开始做药,不知道hibar的柱子特点是什么?

  答:HibarRT250-4是Merk的一个品牌,不是很了解。大概是共用柱头,可更换的柱管。


  82、在碱性条件下硅胶溶解,又生成硅羟基的机理是什么?反应方程式如何写?

  答:二氧化硅溶解的反应式是:

  SiO2+2OH-=Si032-+H2O

  或者表示成水解的形式:SiO2+H2O=Si032-+2H+

  这说明硅胶会在碱性条件下溶解而生成硅酸根。但我们这里说的是硅胶颗粒表面的部分溶解,含有键合固定相的硅胶原表面溶解脱落后,自然会生成新鲜的硅胶表面,而新鲜的硅胶表面结构一般都是含有硅羟基的。硅胶基本结构单元是Si-O-Si键,在OH-离子的作用下,Si-O键断裂,在表面形成Si-O-H硅羟基的结构单元。

  必须指出的是,在氨基柱的孔内,并没有单独加入OH-离子,偏碱小环境的形成是由于氨基易和水电离生成的氢阳离子结合造成的游离OH-离子的过剩。从第一个方程式角度解释,游离的OH-离子用完,硅胶就不再继续溶解;从第二个水解形式方程式角度解释:当硅胶水解生成的H+ 离子足够用来和氨基结合时,水解过程就会变慢或停止。


  83、同样都是C18柱子,液相色谱柱和SPE他们之间有什么区别,能具体讲一下么?

  答:HPLC柱子和SPE小柱的对比:

微信图片_20190527111035.png

  对于C18固定相,为了提高回收率,SPE里用的C18填料一般载碳量相对更高。


  84、我从上面了解到RP18和C18的区别是极性强一些,能问一下他们在分析农药是可不可以通用?C18适用于那些农药的分析?我查材料看到苯醚甲环唑都是用C18分析的,可我用C18分析发现响应值很小,没法分析能帮忙分析一下原因么?

  答:RP18和普通C18,肯定有其不同的适应性,农药种类这么多,可能大部分农药两者都能用,有些就不一定。你问的C18适用于哪些农药,应该从相关农药分析方面的书籍手册中可以查到具体什么农药用什么色谱条件合适,其中里面肯定有选择什么类型柱子,我这边没办法一一列举。液相色谱中,60%以上的分析物可以用C18柱,我想也应该有60%以上的农药可以用C18柱。

  如果手册或文献中查不到,你把农药作为普通分析物来对待,然后按照一般的色谱柱选择和方法建立原则来做就可以,选择决定因素应该也是农药分子的结构。苯醚甲环唑,应该含有极性基团,可以试试极性强的C18柱。


  85、我在用乙腈作流动相时,只要那个乙腈比例稍高一点,比如20%,即使测量波长高于乙腈截止波长比较多,也会产生比较大的溶剂峰,这怎么回事?

  答:如果出现溶剂峰,对你的分析结果没任何影响,那就让溶剂峰在那儿好了。或者你用规定的溶剂溶解提取样品后,再用流动相稀释一下样品,如果稀释后检测限能达到的话。


  声明:药研江湖对所有公众号产生内容保持严谨、中立的态度。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使用。如遇到内容有误,请与我们联系进行讨论和修改。(010-65104668)


微信图片_20190510092359.jpg




电话:1581050900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腾世纪总部公园H座13A-C
邮箱:szhang@indoocro.com
公众号:铭研医药
微信客服:canbigou
Copyright©2018 Beijing Health China Medical Research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10808号-4